Jessica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作家

给朋友写的同人

(火箭少女的粉丝别看!!如果非要看,我先给你们跪下了orz)

(在本故事女主角——我朋友本人的强烈要求下,她本名全部用“思妤”替换,长图打码太麻烦了)

正文:

      思妤和我是初中同学,我们很久没见,昨天她突然打电话问我:你还记得傅菁吗?

        初中的时候,我们每个年级都有一支固定的拉拉队,在运动会和篮球比赛时负责表演节目。我们班的拉拉队成员一共有三个:杨芸晴、吴宣仪和傅菁。

        其实思妤也差点进队,当初她们一起训练过一段时间。最后定人数时,老师说为了保证各班公平,我们班只能留三个人,于是她主动退出了。她们四个的关系好得像铁桶一样,针扎不进,水流不进,我一直觉得像她们这样光芒万丈的美少女组合,我等凡人永远无法接近,后来和思妤偶然坐了同桌,我们才慢慢熟络起来。

         中学的日子千篇一律,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初三上学期的那一场,几乎轰动全城的变故。

         秋季运动会开前一个月,警察接到报案,在我们学校主楼顶楼的一个空办公室里发现一具女尸,是我们班的杨芸晴。她被扒光了衣服,扔在办公室铺满灰尘的地板上,背后插着一把匕首,一刀致命。

        事发后全校女生都陷入极大恐慌,警察封锁学院路,查了整整两周,几乎讯问了所有师生,连那天的外卖小哥都被查了个底朝天,依然没有找到凶手,期间学校内流传的各种风言风语、家长拉横幅哭诉闹事、校领导忙着安定人心封锁消息按下葫芦浮起瓢等一系列连锁反应暂且按下不表。

        事情再大,没发生在自己头上就不是大事,我们正当初三,只能迅速把注意力转移到学习上。事发那天傅菁刚好生病,等她返校的时候,思妤和吴宣仪正忧心怎么告诉她这个噩耗。后来一段时间,经常能看到她们三个在教室的角落里抱着一起哭。吴宣仪性格更多愁善感一些,她每次上课控制不住想要流泪,思妤总会给她传纸条,写一些安慰的话。她总是很细心,很善解人意,却又有些疏离感,让人捉摸不透。傅菁倒还好,只是时常发呆,偶尔望着思妤,偶尔望着吴宣仪。

          大概三周后,班里的情绪好不容易平复下来,吴宣仪出事了。在校外,交通事故,她父母倾尽全部家产找遍世界名医,堪堪抢回了一条命,手术后她被养在国外一家私人医院,用机器维持生命。

         班主任去庙里求神问卦,怀疑自己是不是犯了什么太岁,校领导忙着推卸责任粉饰太平,说校外事故与本校无关,请各位同学继续专心学业,不要信谣传谣。一周后就是运动会,拉拉队少了两人,思妤被老师记起,要她补上空位。曾经最要好的四个人如今只剩下她和傅菁两人,可是她们的关系肉眼可见地冷淡了很多,我觉得奇怪,但因为每天不是忙于补觉就是忙于补作业,也没空多问。发生在校外的事,除了几个关系亲近的人,同学们都无暇他顾,只八卦了几天就过去了。

         秋高气爽,运动会如期到来,像是繁忙学习中的一个礼物,被压抑了许久的同学们终于找到释放的机会,运动员拼命奔跑,看台上的人拼命呐喊,好像动用了酝酿几百年的丹田之气。我参加了志愿者小队,其实是想趁机给喜欢的男生送水。

         女子4×100接力跑时,班里一个运动员突然肚子疼没法上场,傅菁自告奋勇替她,她本来是拉拉队成员,不参加运动项目,但是老师临时抓不到人,只好先让她救场。下一个项目是男子1500米长跑,我早早在跑道终点线旁占好绝佳位置,保证结束后能第一个冲上前。

          傅菁是被安排在最后一棒,眼看快到终点线时,她突然脚下一滑摔倒了,我离得最近,迅速冲上去搀扶,周围同班的女生们都围上来担忧询问,被维持秩序的老师吹哨驱赶“不要阻挡跑道”,傅菁朝周围人勉强微笑,说要我这个志愿者扶着她就好。

        

          她请我送她到舞蹈室,我问舞蹈室在四楼,她的脚能行吗,她微笑着说“我能行,辛苦你了。” 她的书包特别沉,提起来隐约有瓶瓶罐罐碰撞的声音,我猜想可能是拉拉队员需要的化妆品比较多,因为和她不是很熟,我们一路都没怎么说话,她坚持自己提书包,我也没多问。

          好不容易到了舞蹈室,我扶她坐在垫子上,她从书包里拿出一罐杏仁露要谢我,我听到枪响,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个“重大任务”,于是推拒了她的好意,慌忙赶下楼。幸好没有耽误太久,我凭着机智的头脑和矫健的身躯,成功抢到第一个给班草易烊千玺送水~

         运动会进行到差不多,拉拉队跳完操后思妤找我一起回教室,我们同桌了将近三年,现在已经是比较要好的朋友。我们说笑着走进主楼时,看到傅菁正站在大厅,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我们两人,我还没反应过来,她突然跑过来掐住我的脖子,一路把我推到墙上,我感觉呼吸困难天旋地转,隐约听到思妤在旁边哭着喊她放手,然后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们分开,我蹲在地上喘了大概有一个世纪,逐渐开始找回意识的时候,抬头看到易烊千玺怒视着对面,他被周围几个男生拽着,以防他冲出去打人。对面是思妤和傅菁,思妤护在傅菁前面,脸上还挂着泪痕,而傅菁好像根本没有看到对面的怒视,以一种及其专注又温柔的眼神,看着思妤。

        后来我被什么人拉回教室,放在座位上,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听到班里人都在说,舞蹈室出事了。

        拉拉队原共有十一人,除去杨芸晴和吴宣仪,加上替补的思妤,现共十人。领队老师回到舞蹈室时,看到躺着一地人,都已经没有了生气。一共8个,全部都是拉拉队成员,除了傅菁和思妤。

        警察来了又走,我脑子里还回旋着警车鸣笛声,学校一向是消息传播最快的地方,几天后尸检结果出来,是氯化物中毒。后来傅菁被带走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中考,思妤考去了市重点,我被家里塞进一所全封闭私立,后来我们联系就少了。初中还是年龄太小,也可能是我大脑发育缓慢,很多事到高中逐渐想明白以后才开始后怕。

        再后来,这些事都淡忘了,只是有些记忆偶尔还会在梦里重现——在热水间的角落,一个高挑的少女把我同桌堵在墙上,哭着问她:为什么不能只对我一个人笑?

—end—

(没改病句和错字,将就看看随便看看!还有说好的不许骂人!)

(全是瞎编的!剧情需要用了几个眼熟的名字!没有不尊重任何plmm的意思!!杨芸晴粉丝吴宣仪粉丝傅菁粉丝!对不起!!)

2019.1.14qjh

恐cp小论文了,别过度分析,还010203括号潜台词同义替换,你哥真的没想那么多


废话太多,戒几天微博

尺素

       以前觉得想对一个人好就只管用钱砸,废话一句也不要,认为只有我费心劳力的血汗钱能证明真心,也是最不容易被对方反感的方式。现在觉得,能收到手写信才更是被人放在心尖上。
       想起高三的时候,我刚转学到一所全封闭学校,只靠宿舍里的旧电话与外界联系。没有手机,和以前的朋友们联系也基本断了。后来听说我们学校有收发室,我的好朋友谢军一次次给我写信。当时我们班主任管得非常严,我根本没办法给她回信。她依然继续写,我就继续收。
        每周大扫除的时间,我一做完值日就赶紧穿越半个校区去收发室拿信,拿回来以后悄悄夹在书里,窝到教室的一个监视器盲区快速浏览,看她的娃娃字絮絮叨叨,像偷情一样紧张又幸福。           后来在新学校有了一些好朋友,也都是用纸条传情达意,我当时同现在一样无心学习,却在矫情上格外用心,把纸条都留了下来,折好珍藏。现在想来我高三或许只做了这么一件正确的事。
       说了这么多也不是说给喜欢的人砸钱不好, 只是现在愿意给你花钱买礼物的人很多,愿意给你斟词酌句写一封信的人有几个? 过去的那些信和小纸条,还有以前朋友给我手制的各种大小生日贺卡我都留着。其实不在于写了多少,只要是从真心实意里掏出来的,哪怕只有一句话。

自习室的窗

良辰美景奈何天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昆曲总有一种末世苍凉感,喑咋婉转,珠翠粉钿都是冰冷的,一个迟暮的戏子,涂抹胭脂盒里的一点残红,唱最后一出戏,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又像个昏庸的帝王,大火烧到宫墙,依旧醉眼朦胧,看庭前美人歌舞,江山如画,一寸有一寸的悲凉。
        钱钟书先生曾说:“目光放远,万事皆悲。”我不懂戏,猜想昆曲的魅力或许就在于此,再热闹的戏,唱腔里总浸着些慢条斯理的矜贵气。让人不忘了,眼前的欢愉短暂,要格外珍惜,才叫人格外念念不忘。
        之前看一个电视剧《走向共和》,西太后出场时,先响起的是昆曲牡丹亭“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苑…”。起到了玉树后庭花的效果,后来西太后狼狈出逃,洋人轰开了她的良辰美景,再没有什么赏心乐事,再唱一曲,心境已难复当年。
        除却王公贵族的专爱,北方的好多地方戏大都铿锵有力,带着抖擞的精气神,鼓舞辛勤勇敢的劳动人民,一代又一代用自己的血汗哺育这生生不息的中华大地。
        听那些发展不太成熟的地方戏,二胡锣鼓一齐响,甚至很多当地人都听不明白唱词,但熟悉的语调总能带来一种本土归根的安全感,周围的一切都是熟悉的,同来看戏的是乡里乡亲,散场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春种秋收年复一年,未来可以预见,人生是安定的,心里是踏实的。
        这两种戏各有各的魅力,我只听过零星,寒夜漫漫无事闲谈,希望不要贻笑大方。若有一壶好酒,便是真的赏心乐事了。
           正月初一记。
       

十六圆

        我对月亮的情感源于高中。那时候年纪轻轻满脑子风花雪月,不愿好好学习苦于封闭学校不自由,每天晚上看月亮就成了唯一的精神寄托,高一高二每晚放学后回宿舍的路上,总要回头看看月亮,遇上月圆晴天还要和朋友约着到教学楼后面一个大台子上,美其名曰赏月附庸风雅,其实就是放风。后来高三转学到离家较近的重点高中,总趁班主任不在一个人趴在楼道的栏杆上看月亮。教室里七十多人,没有一个人抬头,课桌上书山题海,越安静我就越心烦意乱。只有相对空旷的楼道和高高在上的月亮可以给我浮躁的心些许安慰。晚风一吹,穿透汗浸湿的校服,那是一天当中最舒服的时刻。
        备战高考很枯燥,总要自己找乐子。《春江花月夜》是高考必备64首古诗词之一,是当时除《滕王阁序》以外我最爱背的一首,其中一句“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特别喜欢。时光流转,朝代更迭,千古兴亡多少事,它一直在那里,高高在上,自圆自缺,凭你沧海桑田。
        其实不干月亮的事,都是你们人自作多情,一年年一代代人,从出生到老去,月亮一直没变。然而正是因为它不变才可贵。政治课上讲万事万物都发展变化,只有月亮看起来好像一直都不变,所以有情人对月起誓,以永恒不变的月亮来表达自己的爱矢志不渝,离乡的人对月抒怀,因为此刻他看着的月亮,也在照着他的家乡,他的家人同他一样,他们看着的是同一轮月亮。失意的人对月独酌,他孤身一人,无处话凄凉,只有月亮像往常一样,抬头就能看到,是唯一的陪伴。戍卒守边关,书生赶考场,漫漫长夜,陪伴他们的也只有月亮。
        后来高考结束,各种琐事忙乱,生活本就无趣,居然连看月亮的习惯也丢了。刚才回家坐在车里,周围漆黑安静,透过车窗看到月亮已经上到半中天,圆而明亮,远处山脉如水墨晕染,与夜幕几乎融为一体。天上稀星几点,都被圆月的光辉覆盖,明净中带着些许清冷。仿佛一呵气就会蒙上一层水雾。它依然高高挂起,无所在意,和多年前一个模样。不知道多年后的我再看月亮会是什么心境,不知道我看的月亮和张若虚当年在江边看的月亮有没有什么不一样。又是月圆,又是一月,又是腊月,又是一年。
        腊月十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