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作家

尺素

       以前觉得想对一个人好就只管用钱砸,废话一句也不要,认为只有我费心劳力的血汗钱能证明真心,也是最不容易被对方反感的方式。现在觉得,能收到手写信才更是被人放在心尖上。
       想起高三的时候,我刚转学到一所全封闭学校,只靠宿舍里的旧电话与外界联系。没有手机,和以前的朋友们联系也基本断了。后来听说我们学校有收发室,我的好朋友谢军一次次给我写信。当时我们班主任管得非常严,我根本没办法给她回信。她依然继续写,我就继续收。
        每周大扫除的时间,我一做完值日就赶紧穿越半个校区去收发室拿信,拿回来以后悄悄夹在书里,窝到教室的一个监视器盲区快速浏览,看她的娃娃字絮絮叨叨,像偷情一样紧张又幸福。           后来在新学校有了一些好朋友,也都是用纸条传情达意,我当时同现在一样无心学习,却在矫情上格外用心,把纸条都留了下来,折好珍藏。现在想来我高三或许只做了这么一件正确的事。
       说了这么多也不是说给喜欢的人砸钱不好, 只是现在愿意给你花钱买礼物的人很多,愿意给你斟词酌句写一封信的人有几个? 过去的那些信和小纸条,还有以前朋友给我手制的各种大小生日贺卡我都留着。其实不在于写了多少,只要是从真心实意里掏出来的,哪怕只有一句话。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