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作家

十六圆

        我对月亮的情感源于高中。那时候年纪轻轻满脑子风花雪月,不愿好好学习苦于封闭学校不自由,每天晚上看月亮就成了唯一的精神寄托,高一高二每晚放学后回宿舍的路上,总要回头看看月亮,遇上月圆晴天还要和朋友约着到教学楼后面一个大台子上,美其名曰赏月附庸风雅,其实就是放风。后来高三转学到离家较近的重点高中,总趁班主任不在一个人趴在楼道的栏杆上看月亮。教室里七十多人,没有一个人抬头,课桌上书山题海,越安静我就越心烦意乱。只有相对空旷的楼道和高高在上的月亮可以给我浮躁的心些许安慰。晚风一吹,穿透汗浸湿的校服,那是一天当中最舒服的时刻。
        备战高考很枯燥,总要自己找乐子。《春江花月夜》是高考必备64首古诗词之一,是当时除《滕王阁序》以外我最爱背的一首,其中一句“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特别喜欢。时光流转,朝代更迭,千古兴亡多少事,它一直在那里,高高在上,自圆自缺,凭你沧海桑田。
        其实不干月亮的事,都是你们人自作多情,一年年一代代人,从出生到老去,月亮一直没变。然而正是因为它不变才可贵。政治课上讲万事万物都发展变化,只有月亮看起来好像一直都不变,所以有情人对月起誓,以永恒不变的月亮来表达自己的爱矢志不渝,离乡的人对月抒怀,因为此刻他看着的月亮,也在照着他的家乡,他的家人同他一样,他们看着的是同一轮月亮。失意的人对月独酌,他孤身一人,无处话凄凉,只有月亮像往常一样,抬头就能看到,是唯一的陪伴。戍卒守边关,书生赶考场,漫漫长夜,陪伴他们的也只有月亮。
        后来高考结束,各种琐事忙乱,生活本就无趣,居然连看月亮的习惯也丢了。刚才回家坐在车里,周围漆黑安静,透过车窗看到月亮已经上到半中天,圆而明亮,远处山脉如水墨晕染,与夜幕几乎融为一体。天上稀星几点,都被圆月的光辉覆盖,明净中带着些许清冷。仿佛一呵气就会蒙上一层水雾。它依然高高挂起,无所在意,和多年前一个模样。不知道多年后的我再看月亮会是什么心境,不知道我看的月亮和张若虚当年在江边看的月亮有没有什么不一样。又是月圆,又是一月,又是腊月,又是一年。
        腊月十六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