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作家

良辰美景奈何天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昆曲总有一种末世苍凉感,喑咋婉转,珠翠粉钿都是冰冷的,一个迟暮的戏子,涂抹胭脂盒里的一点残红,唱最后一出戏,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又像个昏庸的帝王,大火烧到宫墙,依旧醉眼朦胧,看庭前美人歌舞,江山如画,一寸有一寸的悲凉。
        钱钟书先生曾说:“目光放远,万事皆悲。”我不懂戏,猜想昆曲的魅力或许就在于此,再热闹的戏,唱腔里总浸着些慢条斯理的矜贵气。让人不忘了,眼前的欢愉短暂,要格外珍惜,才叫人格外念念不忘。
        之前看一个电视剧《走向共和》,西太后出场时,先响起的是昆曲牡丹亭“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苑…”。起到了玉树后庭花的效果,后来西太后狼狈出逃,洋人轰开了她的良辰美景,再没有什么赏心乐事,再唱一曲,心境已难复当年。
        除却王公贵族的专爱,北方的好多地方戏大都铿锵有力,带着抖擞的精气神,鼓舞辛勤勇敢的劳动人民,一代又一代用自己的血汗哺育这生生不息的中华大地。
        听那些发展不太成熟的地方戏,二胡锣鼓一齐响,甚至很多当地人都听不明白唱词,但熟悉的语调总能带来一种本土归根的安全感,周围的一切都是熟悉的,同来看戏的是乡里乡亲,散场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春种秋收年复一年,未来可以预见,人生是安定的,心里是踏实的。
        这两种戏各有各的魅力,我只听过零星,寒夜漫漫无事闲谈,希望不要贻笑大方。若有一壶好酒,便是真的赏心乐事了。
           正月初一记。
       

评论

热度(13)